Why so serious?

想到那裡寫到哪裡,坑,坑坑坑坑

回忆一桩旧事

刚看了北海道SOS事件,突然想起十年前我在山上的一次遇险。当时我和其他几个网上组队的驴友一起,走雨崩线穿越森林去看冰湖。到垭口以后的路线是不能骑马的,我就开始和其他人一起步行,由于上山前隔夜我有预约到马(出行前有经验的老驴给我的建议),所以到垭口开始我的体力都很OK,一直到大本营也没觉得累,就非常愚蠢地没有坐下吃饭,反而在别人开始休整时,开始下雨的山上到处跑来跑去拍照看花。生活在富足时代的人类对饥饿引起的疲乏毫无概念,这是我遇险的一大诱因。

在其他人都吃了能量棒或方便面或压缩饼干后,自我感觉良好的我只吃了两块巧克力。而在登上冰湖后,饥饿开始展现其威力。体力开始不支的我明显感觉到体温在下降,整个人都冷到发抖,山上一直在下雨。开始还是绵密的细雨,到中午开始就渐渐转成了中到大雨。

本来还要去看冰川的计划也被取消了,担心爆发山洪的隔壁团领队决定提前带队员们下山。我们是户外自由行没有参团,不过还是请了两个藏民向导。向导们也跟隔壁领队有相同的顾虑,也同意我们提前返回。

我在冰湖的垭口时已经感觉很差,甚至不能走到近处去近距离看冰湖,因为担心再没有力气爬上来。但当时我总觉得下山比上山省力,所以还没有太担心。事实上我下山也确实冲得比谁都快,把很多人都远远甩在了后头。真实的情况却是我已经没力气刹住车了。只能勉强保持不摔倒,一旦绊倒的话大概会像球一样一路滚下去。还好这样的事在陡坡段没发生。

但离开山坡以后,还要走几个小时的大片的缓坡才能回到垭口。回到垭口时我真是感觉精疲力尽,但还是死要脸皮逞强。当时隔壁团有个男的已经吃不消了,在山上就一直在吸氧,扛的长焦照相机也摔了镜头,估计损失不小。走到垭口时,只有我预约的马还在等候,他恳求我把马让给他。我这个人吃软不吃硬,你要把我打一顿我当时都不会让马的,但人一个三十好几的大男人那么求我,我那时才二十多,正血气方刚大傻帽一个就没多想让给他了。

可我其实已经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我们那时候去已经接近雨季,山上雨到下午时已很大。这种深山野林里下雨,稍微一会儿雨水就会汇成溪流从人们踩凹出来的道上奔流下来。人根本不可能踩着湍急的水流沿路走,只能在路边稍高的草甸上踩过去。雨水大了以后,“溪流”会变宽,害怕被冲倒的徒步者就会避得更远,被泥水流覆盖的道路就会难以辨识。到后面对路线不熟悉的人完全是跟着向导跟着人在前进。在雨崩不带向导进山,老驴有去无回都很多。但雨下大了就有山洪的危险,即便向导在这种情况下也会自顾不暇疏于照看自己的队员。

我就是在那种情况下失去了道路,在下坡时走到了歧途滑落到了一个山坳。意识到自己已经偏离主路线时我就感到了恐慌,但那是个有点抖的坡,从我踩脚的地方很难往上爬,而且那时我已经饿到眼前发黑站着都打晃的地步,根本没有体力爬回去。眼看着大雨中其他人越走越远,谁也没有注意到我已经掉队。在滂沱的雨声中,竭力呼喊,声音也传不了五米远。而天色将暗,气温越来越低。如果跟不上去不但要留在山上过夜,可能再也回不去了的恐怖念头窜过大脑。想起了在垭口看到钉在树上的寻人启事,意识到这地方死人是经常事,老驴都顶不住。求生欲让我迸发出一股邪力。当时我真的是肚皮贴地爬上来的,幸好为了骑马带了手套,就靠手揪着湿漉滑腻的藤草,咬牙爬上了山坡。甚至不敢趴着多喘一会儿,蹒跚着就去追其他人。因为再等一会儿要是连人都看不到了,那就完蛋了。

等我追上大部队时体力已经完全透支。那时候就顾不得脸面了,死乞白赖地拖住了向导,其间还蹲在路边要过饭……是的我饿到胃都痛了,人肚子饿的时候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就跟手机没电了一样,完全没办法。隔壁团有好心人给了我包花生米,后来全给我吐完了当然那是后话。最后那将近一小时的山路差不多是导游把我拖回来的。下山后同行的驴友都被我的脸色吓到了。胃里根本没东西但还是想吐,有个男生给了我他的红景天,但我这根本不是高原反应。我体质不错,适应力很好,一向没什么高原反应。那天晚上我一宿没睡,抱着同行队友给的水壶当暖水袋一直晤着胃。我非常累,但根本睡不着,整个人都浑身发冷打起了摆子,胃里像有块冰。我向来身体健康从来不曾有过这种遭遇。同行的驴友两个男生人都很好,一个帮我洗了衣服(在山上我不知摔了多少回,没有力气的人稍微崴一下就能扑街,浑身都滚满了泥,连头发都粘满了泥巴)。借住的藏民也很好人,非常照顾我这个幸存回来的傻逼。除了同行的另一个上海来的女生认为我是在装腔作势横眉冷对外,可以说其他人予以了我最大程度的帮助和照顾。对此我一直心存感谢,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同时也得出一个结论:无论你体质多好,在野外千万别逞强,人该吃东西的时候就吃,未雨绸缪也要吃,极端环境下一块难吃的压缩饼干能救你的命(这是后来我再入藏区时亲身经验谈)。还有就是量力而行,下雨天千万别上山,啥山都别上。

记一件不爽的事。
友人告诉我牡丹楼出了jl周边以后我就很矛盾,我这把年纪一个人进牡丹楼总觉得不合适了(捋了捋并不存在的胡子),不带小孩还要买这种东西不是很奇怪吗?
后来内心斗争了一下趁着夜黑风高决定还是夜闯牡丹楼了。结果特地从荒无人烟的郊区赶去市中心却被告知老爷卖完了。当时就很崩溃,不是说jl很扑街吗?为什么周边还是卖得很开心的样子???
店员小姐还开心地说,“蝙蝠侠卖得太好咯,经常断货~真是不好意思啊~不过超人的还有吼,那就单买超人吧~~~”
本人,一个成熟知性气宇轩昂的中年人(够了),当即愤怒地脱口而出“没有蝙蝠侠我要超人有什么用!”
然后令人心寒的一幕出现了,店员小姐咧开嘴摆出一个了然的狞笑…什么鬼!不要一脸你懂了的表情啊混蛋!!!我不是你们想得那样!!!淦!!!老子的形象!!!
被我用一顿饭收买支派去踩其他牡丹楼的同事y本不是同道中人,也在事后发出了类似“想不到前辈有这种爱好”的感慨。
早知道就去借个小屁孩来挡刀啦。淦!

关于JL的一些观后感

今年下半年最期待的两部片子,一是KSM2一是JL。KSM扑街了,而且是扑得非常彻底——在我看来绝对扑——片子不够精彩,剧本更是恶到让人想爆粗。🙄一个软萌的Harry Hart挽回不了Roxy和Merlin这些讨人喜欢的角色被不必要地炸成拼图的愤怒。被导演的恶趣味喂了一嘴的屎以后,把希望全盘压在JL上,只求JL别扑。

然后因为个人原因拖了几天才在大量评论出炉后走进了电影院。不过就目前的评论和票房来说,JL好像也扑街了,而且应该比KSM2扑得还彻底,毕竟期待已久的JL全员debut(灯灯你坐下先),如果不能达到妇联的轰动效应就算失败了。毕竟JL里一堆大IP,哪个拎出来都是重量级。1+1<2的结果无论是DC还是烂片华还是DC粉都不能接受的。(当然我不能算DC粉

所以当我走进影院,我来,我见——我很开心。是的,由于之前被抨击者把预期拉到了“跟变四一样垃圾”的程度,吃这碗混合大杂烩我居然感到了惊喜。😹

首先,也是我最关心的——老爷胖了吗?(够了)是的,看上去本蝙又壮(fa)实(fu)了。可发福的老爷还是那么迷人是怎么回事?沧桑的,灰发的,穿着蓝衬衫马甲的,一身蝙蝠装没戴头套的,穿大衣的,与Diana争辩的,被长毛酥皮伤害后的,除了戴上橡胶头套以后真的撸不起来,其他每个阶段的老爷在我看来都充满了“快来推我”的气质。😻😻😻
很多迷妹表示刚复活的酥皮(下葬时候不是穿着一身西装么?怎么一复活就爆衣了?),那身肌肉看得她们血脉贲张。然而我对此没什么感觉——也许是因为有毛?(喂)On the contrary, 那个总是裹得密不透风的老爷却总能叫我狼血沸腾。为什么啊?是我的粉丝滤镜太强大了吗?明明是个发福的中年老男人啊,为什么会那么好看啊??!!脸的Harry也是,现在本的老蝙蝠也是,我的口味都快被这些老男人带跑了好吗?

当酥皮把老爷捏到天上,对他说“世界不需要你”,又把老爷像垃圾一样随手丢在地上的时候,我的内心天人交之,一方面是想怒骂酥皮死没良心怎么能这样对待救命恩人😤,一方面又想夸他做的好,对老爷这样的隐性抖M应该再虐狠些🤤。老爷的招虐体质,是不义为广大人民群众和官方都认可的一个重要原因吧。他那么好,真想让人欺负得再狠些啊~(舔舌头)丑爷,别说了,我们懂你!👀

除了让人想把他掼在地上剥得支离破碎让他迸出生理性泪水的老爷以外,JL的另一大看点也不赖。尽管有老蝙蝠一直在散发浪骚荷尔蒙干扰我的正常判断,加朵女神还是依靠其气势磅礴的美丽在Bruce的绝对领域中打出了自己的存在感。那真是一种男女通吃的美貌。超喜欢看女神揍各种壮男,尤其是老爷(咦)。就差在电影院喊起来:打得好,再打狠些。让你骚让你浪让你想男人迷失方向,寡妇何必为难寡妇!💅

以及小闪,事实上JL里我最喜欢的除了老爷一直是小闪。我的老福头像是乐高老爷,微博头像可一直是乐高闪闪噜wwwww然而这个版本的闪闪,怎么港,感觉太乐高化了,当然如果真的是乐高,这样无厘头的话痨可爱多闪我完全能接受而且喜欢到可以把它吃到肚子里去(?)。但真人版的闪电不应该更接近漫画原作吗?Barry并不是这样的哇……还是说受了隔壁的影响也想塑造个团宠可爱多形象?很多人反映这个闪有点尬。其实我觉得倒还好,但电视剧的GG闪实在太可爱了,以至于忍着IRIS这个婊气女主我都追了两季。现在你让我接受这个闪……还好电影版的小闪一直裹在红色制服里辨识度没那么高。算了。以及,谁说大超跑得比闪电快的!?!算了,想想之前还看到有很人想拿快银跟小闪比高低呢……你们开心就好🤷

GG的小闪真的可爱到爆炸,哭起来也超可爱~~↓↓↓↓像这样
然而听说好像剧里已经发展到要和婊结婚了……幸好我早已弃剧。梅林粉在滚娘那里吃到的屎我才不要在FLASH里再吃一遍。

酥皮?开始的录像里的酥皮还是很帅的啦。但也就是这样了。既然DC电影致力于要把酥皮打造成人间之神,美漫版耶稣,我就痿了。没办法,我对耶稣撸不起来。哪怕是个很帅很帅的耶稣。再说,酥皮还有毛。✂(不用强调那么多次)
而且我总感觉片方想在亨超身上投射不义超的影子。安啦,你们想搞就搞啦,反正只要敢拍我就敢看。

Cyborg,意外的很帅呢。不能自控这个毛病很有趣,在乐高里也是个可爱的逗逼,但你们别把小闪往Cyborg那里推,一直企图上线的灯侠在WATCHING U。

还有就是海王了,海王入海那段配乐加镜头真的感觉超棒的,渣导不愧为巨手级MV导演(蛤?),赞赞赞。独立剪出来就是一则洋酒广告有没有?!以及,那些文胸,哦不对,呸,纹身,让海王的胸看上去更大了。湄拉:输了Orz。哦,对了,湄拉也是一个惊喜呢,好漂亮的海后,DC对演员的颜准入令我感到了护舒宝一样的安心。😚

最后要提一下的是灯,等等等等灯~~💚💚💚 远在天国(误)的灯,终于要从电影扑街的阴影里走出来了吗?闪闪小可爱,你男人快来了,你开心吗?那么既然灯侠都有上线预警了,奥利奥叔是不是也可以期待一下了呢?

总得来说我对JL完全是抱着粉丝电影的心态去看的。而我又不是严格的原教旨粉丝,所以看得还蛮开心的。能在大屏幕上再次看到老爷,女神,原地复活的酥皮,又能看到JL的其他成员,不逊的登场,各自特色的BGM,各自的小故事,碎是碎了点,拼一起不也很好看吗?就当吃火锅咯。

全剧唯一的多余可能就是酥皮家女眷的那些片段吧。可能是调节节奏用?

BOSS不时髦?BOSS的名字都那么土你们还能指望时髦到哪里去?BOSS在这里就是个道具,宅宅会在意飞机杯颜值多高吗?

所以滚TMD烂番茄,我说JL是好看的。虽然看得出风格已经在改变,越来越像迪士尼的漫威靠拢,有刻意讨好观众之嫌,但JL系列电影的起步太不顺了,这样的质量我觉得是接受范围以内的。起码比KSM2那种恶意喂屎好多了。当然如果接下去DC还是要往这种风格不明的混杂派里跑,很可能会比漫威电影更叫人厌倦。大IP的好处是人们容忍度更高——因为人们急迫想在大屏幕上看到喜欢的角色——除了严厉的原教旨粉。但另一方面讲人们对大IP的寄望也更高,三巨头在一起时应当BETTER THAN THIS。所以容忍也是有限的,希望DC别玩过头。(可能已经玩过头了😹)

好了,如果真的是粉丝,看完受伤了,建议再去复习几遍乐高JL系列养养伤。对了,油管还有很多粉丝自拍的OOC乐高小电影。很有趣,我头像就是其中一个截的。抱着玩乐高塑料小人的心态去看JL,HAVE FUN!

王男2剧透注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干!也是我耐不住性子,偶尔看到有WW那边的妹子抱怨KM2很伤,就抓耳挠腮浑身难受,忍了还几天还是没憋住,冲去汤上搜剧透了。然后现在整个人都很丧……
其实老早就觉得蛋蛋和Harry不那么配,本来那种王子公主大团圆的fairytale结局应该炸不到我的。可是……可是为什么?能不能不要动我的光头强啊!!!
就很气😭😭😭不想打tag害人,但又憋不住不喷一顿。我看KM完全是因为Harry好吗?如果只有蛋蛋,大把传统紧身衣超英爆米花片不也是青春靓丽颜如玉美如云在那里?
第一集被操控被爆头,第二集又沦为孤家寡人,真的太伤了。还不如像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里被所爱之人一枪爆头来得干脆利落呢。
末了,狗果然是人类唯一的救赎。Terriers are the best!🤒🐕
最近真的是坏消息不断,烦死了。🤧🤧🤧

I ❤ h❤t💞💞💞
独眼哈特比健全(?)哈特居然更戳也是妹想到。
看了些剧照,迷得我肝儿颤~~~
独眼难道是我的fetish???不能够啊!一定还是因为脸的缘故。继续肝儿颤~我这颗石化的老肝儿哦~

怎樣打垃圾躺贏花結界——補充
當對面一速比你快且有兵勇時。
上雨女是必須的。第一張圖這個結界我打了十一次才過,主要原因是太托大。這裡的花不是破事花而是魅妖花。魅妖花其實也不那麼可怕,能穿盾的御魂效果只有反枕。但魅妖兩件套是防禦效果,這直接導致魅妖花會很肉。事實上,我好幾次不是死於雨女被控或者沒解開琴師和茨木的嘲諷。而是因為茨木破事被封的情況下打人不夠疼。為了避免關鍵時刻猜拳堵心,我這個茨木不是用自家那個苦力而是借了一個已經退坑的老友的滿爆爆傷茨木。即便如此在對面也有輝夜盾且魅妖輸出的情況下,我試過一拳般弱一拳兵勇竟然都沒能爆他全家。而對面放的是博雅不是晴明就是通過老鼠的多動帶動影分身對我殘血的式神完成擊殺。因為打這種陣容基本沒位置放奶了。
所以這裡有一點千萬要注意了,碰到魅妖或者反枕花,然後又有般兵這種op控制的,請帶一速抵抗雨女。
我這個雨女臨時拆了塊御魂才湊到200速,而琴師是借了小鹿的抵抗輪入道,臨時再降速保證其速度在雨女之後。雨女琴師的抵抗都比較高。至於般弱,我這裡帶般弱主要不是為了封花,而是我這個般弱是火靈的。非洲人表示就算一速招財貓,我都經常碰到有輝夜卻沒火的情況。我的式神除了酒吞和狸貓那個不要用火?不像某些作弊式神。😯
閒話休提,反正打這個般兵魅妖花,就是這樣搞了。一速雨女,二速琴師,滿爆一拳,蚌精輝夜。
茨木直接抓花,茨木直接抓花,茨木直接抓花!
重要的事情三遍。
不要貪,你永遠不知道對面有多肉。我如果第一次就直接抓花可能兩輪就過了。我打了十一次,他般弱兵勇全部控到我雨女可能就一次。上個版本走過來的雨女們還是可以用用的,畢竟面對般兵,賭抵抗太難了。
如果沒有般若單純只有單拉兵勇,請參照我第二張圖的配置,我借了個茨木又擺了自己的茨木,主要防的是雨女沒解到其中一個茨木,還能用另一個。🙀
在結界裡放兵勇雪女之流的人,我一直覺得是屬於心理變態。放了茨木和花還要放控制的基本是真變態了。看到變態是繞道走還是把它們當狗打呢?我覺得都可以吧,見仁見智 。反正我老年人手速慢又硬要玩後手,本來就換卡就換不過別人。打結界這種對面沒有秒換能力的還是可以的。

怎样打垃圾躺赢花结界

现在活动过后有花的人就更多了。随便走进个满章结界很大概率有花。一般除了双拉绝对先手花我是没花怼不过,般兵比较难打不过养成成本也高,很多花结界其实练度很烂,就是靠躺赢花吃分,并不难打。

不过现在很多死妈货是椒图桃花独眼二一起上保花,如果还是以传统思维上般若就浪费位置了。因为躺赢花这种作弊式神是不耗火的。意思是可以空出一个火位来放个其他啥。所以我见过四保一的阵容就给椒图戴招财,靠老头打火。反正桃花拉起来幻境自动生效,呵呵,相比婊子花这些超模设置,想想复活就没有幻境开幻境还要耗火的辉夜,想想好不容易叠起狂气复活全部清空的酒吞。骂花是作弊式神真是一点不过分。不过既然傻逼网易把这种完全破坏游戏平衡的式神投入了卡池,能在其完全制霸的结界打败它当然也更有成就感吧。

杀花关键式神有三个:般若,琴师,茨木。
关键玉魂:暴击蚌精
关键点,不能让丫复活

由于其机制问题,爆伤彼岸花(相信我一点不难做养成成本非常低廉,直接扒茨木就行,也没有速度要求)在没有盾的情况下直接打在六星输出身上都是个跪。而且这种输出无须耗火,呵呵。
所以作为没有一目的人,我杀不带椒图的后手花一般直接蚌精辉夜,招财琴师,琴师拉茨木一拳直接花。如果对面有椒图桃花之流也不必很怕,不要带般若,直接带兵俑,拉完花兵俑立马开始嘲讽。就算对面椒图不中招,桃花基本上是全程被嘲到死的,所以加不上血。琴师拉茨木连着椒图捏也无妨,他来不及回血很快会死。
没有茨木的就苦一点了,因为花有个盾很克多段。那就必带般若了。有时候碰到双薙魂的那种我就不带茨木带般若了。带小僧的没有封住小僧时,多段输出不可开大。琴师全程拉般若封花,确保对面的花不能脱困。好在雨女现在不但猜拳而且本身炼成难度也大,高抗高速雨女可遇而不可求。所以很多有花结界宁可放个小僧也不放雨女。当然,即便放雨女也不怕,茨木一拳不废话。
一拳以后控住不让复活就行。
先手花如果有兵俑就比较难办,必须上一速雨女赌脸,解到琴师,般若,输出就还能打打。不然就算了吧。这是最难的。
但如果是没有兵俑,有个茨木什么的反而不用害怕。只要茨木不捏到我茨木和琴师,其他随便捏啥就算不触发薙魂在蚌精盾和肉的加持下出不了人命。反过来还是琴师拉花照样一拳。
至于花以外的阵容,连般兵都是有法可破了。此处不赘言。

爱谁谁吧

彼岸花放结界的问题,跟之前的双拉控制一拳其实是一样的。

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许会有人发现怎样去破这种结界。事实上现在很多的彼岸花结界都学乖了,不但会多带一个DPS而起会带控制或者椒图甚至复活。

我昨天碰到一个带桃花一目镜姬椒图的,今天碰到一个带拉条和兵勇茨木的。可以说恶心的人摸到彼岸花可以把他们的恶心平方化立方化。

这个严重OP的式神没有给网易带来业绩暴涨的好效果,治的也不过是传统的双拉一拳。但网易肯定不会改,起码短期内绝对不会改。我以前就说过阴阳师由于所有玩法都取决与概率,并且有很多概率奇低无比。注定这只是一个赌博游戏。国人好赌,还好我不好这个。

你说让我摸到花我会不会养,我不会说谎我肯定会养。但有一点我不会放花在结界恶心人。从小白到满级一直到现在,我的结界永远是不设防状态。说缺勋章缺草纸其实都是假的。我草纸600+懒得抽怕抽了之后拉进度条更烦人。勋章根本不知道买什么好,每周值得买的就那么点东西,再多也买不了。

缺勋章缺草纸只是某些人的借口,玩到一定阶段大家自己心里都明镜儿似的。

我花了很多无谓的时间和精力才研究透怎样去打各种专门坑人的结界。现在想来真得很浪费时间。一个不知道作平衡的游戏,永远不值得你去浪费时间研究打法。

这两天都在看剑三的大师赛。我已经A剑三好多年了,当初玩的时候对这个游戏很大一个不满就是职业不平衡。果然隔了那么久再看,还是狗屎一样的平衡。很多选手不能上自己的一手职业转而玩起了新三爹。尤其是霸刀。不是说某些玩家霸刀玩得好,有些玩得不好。而是为什么玩毒经的,玩剑纯的,玩藏剑的,玩天策的玩家,为什么不敢上他们的一手职业去打而必须去玩霸刀。什么是职业不平衡,当玩着霸刀的清儒把墨洒双花淘汰以后在微博里悄悄对粉丝说“我也想上剑纯,但剑纯你懂的”——这就是职业不平衡。

职业不平衡作电竞就是笑话。13个门派,打到最后都是兔八哥对兔八哥,内行看手法,外行看热闹。这次剑网三大师赛引发话题的无不是被淘汰的特色队。兔八哥版本爹相关既没有什么衍生也激不起话题,甚至无法吸引人注意。

剑三让主播半小蛮戴着藏剑肩饰为游戏推销挂件,然而一方面确实本届大师赛藏剑集体没落,国服级藏剑要么换职业要么干脆没得上场。这样的推销良心不会痛吗?

无独有偶,阴阳师整天拉着酒吞茨木搞话题,JJC里酒吞地位还不如SR的以津真天。茨木只能带带狗粮守守结界坑人。

看到如此搾骨搾血的运营,我能感受到的只有无尽的恶心。

可以想见随着彼岸花越来越泛滥,结界的环境也会越来越差。以前在结界里放双拉雪茨的人不会吝惜再放个花。现在阴阳师的托儿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洗地了,只能造谣说结界要改制什么的。我反正是不信的。一个游戏商,一个公司,有没有行业道德,对待用户有没有心,你是可以感觉到的。明明一直被诟病得很厉害的寮突破CD,被一再要求实装的非酋进度条,难倒真得很难作吗?只是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不去作而已。对于这样的游戏运营,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直接卸游戏,如果因为有崽舍不得弃号,还有个办法就是咸鱼。不要氪金,不要氪一分钱给奸商,这就是净化市场最好的做法。

不过好像国内的玩家是不懂这点的,30R的御魂礼包一出多少傻子去烧钱买垃圾?我看着世界上不断刷屏的防御针女,生命破势真是要笑出声。给这种游戏商送钱就像在地铁里给乞丐钱是一样的,自我感觉良好的行为其实只是在维持不良现象和恶化环境而已。

我这里提倡的并不是零氪,而是花钱你要动脑子。我在很多游戏都花过钱,有时是对官方有时是对第三方。不管在什么渠道花钱,首先一个前提,花得值得。

阴阳师的钱明显是花得不值得的,甚至跟有卡池UP和暗保底的FGO比都算是很黑心得骗氪了。那怎么对待这样的游戏相信正常人是应该不言自明了吧。

彼岸花的版本我已经再没有热情去研究怎样打有花结界了。他改不改我无所谓。也许是有破解之法(这里单指那些有目的地的坑爹阵,低练度的花跟普通双拉一拳一样完全不用害怕,但一旦有了控制和其他输出的搭配,有个花会非常难打)。

但我没有想法再去花精力研究怎么打这些恶心玩意儿。每天收收菜作作日常是正经。扭曲的人适合跟扭曲的人一起玩耍互相恶心。我一个正常人干点啥不好?就不奉陪了。


这两天喷彼岸花的玩家非常非常多。其中有人就说结界里有了彼岸花就没法打了。

因为没有血量加成,上来躺赢花就给你一套,然后你全家就爆炸了。然后我就说了一句其实我们后手流打结界一直都是这种屎一样的体验啊。

结果居然有人表示你琴师拉条居然跑不过自动的镰鼬?

我就???了后手的拉条都是堆血防穿套装的胖友们?请了解,我的五星琴师虽然只有213的龟速,但他无加成时好歹也堪堪有600防2W血,水一点的荒在斗技场里大招秒不掉。荒川直接拉出链子不能上下组合拳把他带走。我要他只是为了调速增加机动值,而不是追求极限数值只要有速度就敢往他身上穿的。跑不过散件老鼠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如果就因为我不堆极限速度就活该我打不了结界,那么我也反过来可以说让你们不氪金抽卡抽个彼岸花咯?

道理不是这样讲的,像这种双拉雪茨的结界,我后手打得有多恶心,但我还得硬着头皮打啊。(截图时对面茨木已经被弾死)

先手玩家总说后手流喜欢哭弱,可事实上是开服以来结界里一直是这个鬼样子,后手玩家捏着鼻子也得打。要么就没界卡用。

因为我希望资源平均分配,希望养更多的式神玩,而不是强出一个超级速度,或者一个超级命中,就可以一套阵容躺着吃低保吃到关服。意义在哪里?乐趣在哪里?

就因为这种坚持,我后手还不是得忍受结界恶心的现状一直忍受至今也没喊苦啊。怎么突然冒出个彼岸花来让先手的拉条们集体爆炸就心态不平衡呢?最好笑的是这些双标人士,左手说彼岸花不平衡,右手又觉得结界这样双拉制霸很合理。那就请你们的脆皮老鼠们原地爆炸呗。

今天你怎么对别人,明天你也会被别人怎么对待。将心比心。感恩~🙏

纯后手结界突破几大难点突破方式汇总

最近阴阳师不断爆出新版本新式神的更新消息,从群控的削弱到拉条的克制,这个玩法无聊到炸裂的游戏终于在那么多玩家被逼退以后对长期存在的几大毒瘤问题动了刀子,老实说我的内心是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的。因为我认识的当初和我一起玩游戏的人绝大部分都已经没在玩这游戏了。

堪堪在版本更迭之前,决定作一点微小的工作,把我一个纯后手流打结界的方式作一个汇总,纪念我在一速师的时代是以怎样的头硬在啃“一速战场”的结界。

阴阳师的结界突破由于没有血量加成,使得很多没有一速的玩家几乎束手无措。进去看到对面老鼠先跑就认输是常识——这是很多玩家的无奈,毕竟欧帝是少数,不是谁都有只260以上的老鼠。

而对于我这种从来不认可“为了一个极限数值即便去凑散件也可以”的非洲玩家,想要一速真是做梦了。最高纪录一次性实用强三试魂法,强化了数量在60+左右带速度附属性的招财胚子,最后只有一个四星的速度附属性在强三以后出现了改变。所以我打结界的态度是:不管你一速多少,反正没我慢。

而就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并不是抖M的我下了一个决心,虽然我没有一速,但我也不会在五徽结界面前低头服软。以下是对各种常见五徽结界阵容打法的一个汇总。可能随着版本的更替,这些打法很快会不再适用,但它们确实是我一个后手玩家在纯先手制胜的突破玩法中攻坚拔寨总结出来的经验。

----------


双拉双输出

难度:★★★

常见阵容式神组合:

拉条-一速散件镰鼬,二速招财兔

三速输出:一般为群攻性AOE(姑获鸟,大天狗,鬼黑,青行灯等)

四速火

五速非纯单体向补刀输出:常见为茨木,妖刀


应对阵容:

一速招财琴师,木魅辉夜,薙魂小僧,被服童男,尾速鸟

建议式神(就是我自己没有或者没练但想拥有的,以下皆同):茨木


重点:双拉双输出阵容在这个版本绝对可以算是清流,基本上只要触发了薙魂,就算碰到极品爆伤茨木也肯定不能捏死我全家了。虽然结界茨木直接捏薙魂式神谜之高,不过碰到这种结界我还是暗自庆幸的。

关键式神:小僧和童男,独眼是结界突破之神,永远不要怀疑这点,不要因为独眼难看就不想养,等小僧帮你弾死对面输出把你突破难度大大降低以后你会感谢这个难看的式神了。童男虽然在斗技场里早就过气,在没有血量加成的结界还是很好用,五星被服童男,除非运气真得很差没触发薙魂又残血被妖刀针对,不然就算被破势茨木一拳也未必会死。童男御魂2速,4/6生命。没有速度的童男会被双拉套圈到死。

至于为什么用妖琴,也是一样道理,没有速度的输出,对面没有了茨木只有鼠兔也会被无限套圈,搞不好拉起来的脆皮输出被对面双拉晴明用普攻点死。😪


-----------


单拉控制输出奶

难度:★★★☆

常见阵容式神组合:

一速拉条:镰鼬或山兔(散件居多)

二速控制:雪女,兵勇,山童等

三速:奶或火

尾速:主力输出


应对阵容:

一速招财琴师(可选),二速高速抵抗雨女,木魅辉夜(可选),地藏抵抗椒图(可选),镜姬抵抗老头(可选),地藏桃花(可选),薙魂小僧(可选),鸟(有琴师时使用),酒吞,兵勇/狸猫(可选)

建议式神:茨木(想加快节奏永远是一拳最好)

单拉阵容对速度一般要求没那么严谨,也是比较好打的(所以单拉结界的徽章往往不满),因为单拉不可能把没有速度的主力输出拉到前面来,只要我脱困就肯定可以先找好对策甚至形成反打。所以只要有一个高速雨女就解决问题了。可惜我没养蚌精,不得打这种结界可以说百分百可以一次过。(没有蚌精第一轮遭遇魍魉直接被眩晕什么的是正常现象,魍魉的眩晕也很谜)

关键式神:雨女

如果能自己输出当然我也不想老让小僧去碰瓷,面对单拉速控,带上小和尚可以让节奏更快(如果对面有多段AOE的话),但目前一只大狗,极品针女条件下要在辉夜姬幻境里吹死我全家还是做不到的。如果带了椒图可以考虑带一个反控式神。我不养BUG式神,所以没有雪女。不过考虑到火的因素,带了铁三角就只有两个空位了,如果对面有木魅的情况下不带招财拉条,非洲人很有可能被断火断到哭,所以打单拉我一般不带控制直接上拉条输出怼。连着链子的六星酒吞除了咸鱼王谁也搞不死,咸鱼王这种单体由于AI操控效果很差守结界很少见到。SO。。。


---------------


单拉双输出奶或复活

难度:★★

这个比上面的还简单,我看不用说了吧。


----------------


全狰教

难度:★★★(无雨女桃花三星,有雨女桃花需再加一星)

常见阵容式神组合:

一速拉条(可选)

高速高抗椒图

奶妈:薙魂惠比寿,地藏或三味桃花(有时两个都有)

高速高抗雨女(可选)

爆伤狰吸血姬

小小黑

鸟(全狰教带鸟主要是为了触发协战,但鸟在自动情况下可能会浪费火其实效果并不好)

火(正常的全狰教不会带火,但没带老头带桃花的队伍会选择带个火鸡也很正常)


应对阵容:

一速招财琴师,高速酒吞(可选),二速返魂香兵勇,镜姬老头,中速高抗地藏椒图,姑获鸟(可选),地藏桃花(可选)

建议式神:般若,凤凰火,荒川之主

开门招财触发就拉椒图,不触发则平A对面无关紧要的式神。一切正常的话,椒图拉出线来之前,对面满血的吸血姬闹不出人命,有小小黑可以先考虑开个盾。

对面老头一般是尾速,只要老头立出旗子就打旗子防止触发对面狰。顺便攒狂气。所以全狰教如果是桃花奶会比惠比寿奶要难打很多。输出压得下血线还能复活什么的,神烦。椒图雨女桃花火吸血姬,是最烦的队伍。碰到这种队伍,如果有茨木就上去赌一下吧,现在可以协战了我都是直接借个一拳抓吸血姬的。但很奇怪的是很多结界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宁可带个薙魂老头……有雨女的情况下酒吞就不用上了。有小小黑的情况下,控制一定要上。

我的鸟是普通魂十鸟,满爆8000攻。即便对面有地藏如果不是脸黑成碳的情况下,杀一个六星吸血姬还是可以的。如果脸真的黑成碳地藏全触发针女全不触发,吸血姬残血没死,鸟就必死了,所以如果带鸟的时候一定要带好桃花,免得不必要的翻车。狰是完克针女的,不但触发率畸高,而且必返两次,所以没有把握一次性杀死对面输出的话打全狰教不建议用针女。

要点:琴师加兵勇可以让对方的雨女驱不过来。对付全狰教兵勇和红屁股显然比狸猫这种总是会触发反弹的控制好。对面有小小黑一定要全程控。


--------------


纯肉奶

难度:★★★★(一般4星,高练度5星)

常见阵容式神组合:

铁三角,桃花,小僧


应对阵容:木魅辉夜,招财琴师,茨木或妖刀,桃花,控制(兵勇,狸猫,红屁股)

推荐式神:般若,凤凰火,荒川之主

全肉奶结界是很多人的噩梦,而且随着PVP体验的不断下降,越来越多报复社会的玩家开始加入纯肉奶的行列。

纯肉奶结界不是打不掉,但是面对高练度的纯肉奶如果没有咸鱼王,真得打起来是噩梦,因为结界虽然没有血量加成也不存在大宝剑和治疗递减。我碰到过最可怕的肉奶结界,我借朋友可以一拳困难22的茨木捏对面的小僧,居然一拳捏不死。高抗雨女用狸猫这种被抵抗帝根本控不住,最后临时升了个四星红屁股,穿着兵勇的返魂香套,还是控两轮中一轮的节奏。而且全员200速以上。可以说没有琴师保证茨木在回合上的最大化,没有辉夜这种行动就能触发火的式神,光靠群拉,没有荒川,真是只能对着这种结界望而兴叹了。

不过大部分的肉奶结界练度并没有那么高,有的甚至没带雨女,诸位,没有雨女的肉奶结界都是清流。

打肉奶结界的关键点是高命中控制(狸猫你可以滚了),单体输出(起码可以一次性打掉六星惠比寿的鲤鱼旗)今天刚碰到个结界一口10000的惠比寿,真是……

不过由于现在新三魂的普及,以及控制流的壮大,地藏慢慢在淡出,这对针女流无疑是好事。曾经碰到过5地藏的肉奶结界。鸟一个AOE下去……真得是无事发生……


---------------

双拉雪茨

难度:★★★★★

式神组合:

一速散件镰鼬

二速招财山兔

三速魍魉或日女雪女

四速火

尾速茨木


这种结界我之所以单独放开来说是因为这种结界失去一速以后几乎没有翻盘的可能。即使可以一次性弾死对面的茨木留个血皮童男,在高速双拉控制底下,冰雕童男也不会有复活的机会。所以这种结界曾经是我完全打不过的阵型。

而随着版本更替,相信这种双拉速控结界也会像曾经的全家地藏套一样慢慢消失。

不过最近因为寮里有些硬茬要磕,居然也研究出一套非常辛苦的该种结界的打法,返璞归真,还是靠我最熟悉的反弹流。


阵容:木魅辉夜,高速镜姬雨女,薙魂小僧,镜姬惠比寿,地藏桃花

阴阳师带神乐(白葬主反伤更高)


纯肉奶阵,是我唯一可以打得过这种结界的阵容。雪女触发独眼被动以后全员带弹力盾,茨木随便捏谁只要闹出人命就必死(其他五个式神身上的被溢出伤害弾死),所以不必带椒图,如果茨木第一轮没死,可以重新来过了,双拉雪女不会让你熬到第二轮。好在敢用双拉雪茨的很多茨木都很有自信,所以茨木一轮报销就不是梦。接下来才是难点,因为双拉雪女就是罚站,不带惠比寿光带桃花你根本加不到奶,所以打过这种结界的关键点是惠比寿。如果运气不好茨木一拳直接捏了惠比寿,非洲人表示好几次碰到这种情况。茨木是死了,惠比寿没了你还是要死的。所以要带桃花,桃花的作用不是为了奶人,而是复活惠比寿,让老头儿插出旗子。

一旦老头插出旗子,剩下的就好办了。双拉雪茨不会带治疗,没有续航的双拉雪女会在小僧的反弹中镜姬的闪现中慢慢被弾死。雪女一死,剩下两个拉条,就开着自动焦点慢慢等吧,十分钟过后领取徽章。

----------


后话:

其实我是满不理解这种双拉速控茨木的阵容的,毕竟结界放在那里不就是为了让人打么?双拉双输出其实是最高效也最容易赚取徽章的结界,因为我赌薙魂,50%的概率我肯定乐意多赌几次,而且节奏也快,我死得快赢得也不算太慢。


纯肉奶被骂成死妈结界,但并非无解,大部分的纯肉奶带个控制还是可以打的。就是花时间,防守方的态度是,“你只要肯花时间,徽章你也可以拿走,反正我就是不想让你舒舒服服赢。”


而双拉速控茨木结界呢?“反正我就是不让你过,除非你一速比我快?”这跟纯肉奶的“反正我就是不让你过,除非你肯浪费时间。”难倒不是兄弟强盗逻辑么?利用双拉和全控的超模叠加,作成几乎不可过的死局。这附合游戏精神吗?

喜欢打速度的骂肉奶死妈,那么我后手是不是可以用同样的话来喷骂双拉雪茨呢?将心比心。高速拉条茨木打结界甚至可以带着狗粮打,我后手打结界有这么潇洒?哪个辅助敢低于五星?


结界突破本身从设置上就存在很多的问题,对后手玩家来讲,突破的难度和体验跟先手玩家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虽然我不理解到底有多缺徽章才要结界放主力,但你真得放了,我打下一个满徽结界,带加成拿8个徽章收益更高,我也不是不乐意打。比如双拉双输出的结界,有时候几轮不触发薙魂我可以多送你几张挑战券我无所谓,各取所需。放个别人完全过不了的阵容很多用过的人反应其收益反而完全不如前者,因为别人觉得打过的希望渺茫或者根本打不过就不会来试第二次了。徽章获取量反而变少。所以作这种损人不利已的事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态呢?也是值得玩味的。


直到现在我的招财琴师还是只有213的一速,这个速度可以说是乌龟了。因为我琴师的2号六星反枕至今还是单速。事实上我要是把雨女的御魂拆给琴师,立马作一个240琴师出来也不很难。但作为一个后手,我不可能去委屈雨女,而且我也无法为了增加一些速度去使用散件或者在4,6位使用光有速度附属性的非生防御魂。尽管知道在版本没有更迭的情况下使用散件一速的做法绝对收益更棒,体验更好,但这种做法不符合我对游戏的理解。

我的五星琴师被对面的六星咸鱼王直接拉出链子都打不死。我酒吞无宝剑状态下最高纪录一口16000,就是喷在对面拉条兔子身上打出的奇葩数据。这不是因为酒吞厉害,而是说明这些拉条的防非常低,是有明显不足的。一个阵容里按理不该出现这样严重先天不足的式神,用很多速控玩家的说法,“我们的阵容可没有一点反打能力呢”。确实,斗技场里有着血量加成,双拉般雪被我找个一个脱控机会,一个AOE放下去连拉条带控制杀全家的先例不是没有。既然如此脆弱的体系,为什么还能如此盛行,究其原因就是好用,虽然对方一脱困就死全家,但对方脱困的机会渺茫到几乎为零,所以一速玩家大可以冒险去用毫无反打能力的双拉甚至三拉阵,带着四星兔子上八段JJC——很多人就是这样的心态。

我倒不是说要步步求稳,但是明显有短板有天缺还能这样去用,就说明是游戏机制出了问题。玩家不是傻瓜,不是收益近于变态,不会有大把玩家去舍身犯险用完全没有反打能力的套路的。

我的想法是,只要这个游戏想要健康地做下去,它肯定会往“合理”的方向上去发展。散件一速从根本上否定了这个游戏的御魂套装设定,它本身是建立在拉条的过度收益上而产生的畸形产物。让一个属性超越了御魂套装,超越了所有式神,成为可以决定胜负的属性,这是游戏从原始设定上就出了问题。

从最早的双拉一波到最近制霸的双拉速控,甚至包括中间因新三魂兴起的肉奶时代其实都是阴阳师这个游戏在根源的拉条收益上出了问题。网易不敢直接削拉条,美其名曰游戏特色,然而其很多动作无不是为了制约双拉。比如被喷为肉奶的全狰教,不就是因为被拉条碾压回合以后不得已通过反击而给后手增加出手回合的改动么?然而狰的高返率,和吸血姬的一口一个又过于IMBA。于是双拉速控开始上位,利用某些有严重BUG的式神实现对后手队的全控,索性一个回合包括反击回合都不给你。让后手队带着雨女变成渐冻人。

但由于玩家渐渐发现双拉速控容错奇高,拿到一速后对手几乎无解。所以到最后高分段发展到谁带输出谁傻逼。双拉雪女流玩家甚至以雪女输出面板S为理由狡辩他们带了输出以规避他们本质上和不带输出而广为诟病的肉奶流有着一样的恶心。而高分段肉奶为了应对日益严酷的罚站环境,拼了老命一个又一个地六辅助,想着只要我惠比寿插出旗子,只要我桃花脱困一轮,一口2W5,一个大加无事发生,跳舞的你就去吐血吧。

其恶果是斗鸡双方无论先手后手都被对方恶心得不行。打斗鸡的普通玩家越来越少,恶心套路越来越多,玩家开着自动打斗鸡,反正拉条不用脑,反击的也不用脑。PVP游戏可以开自动打,其实对游戏设计者是个奇耻大辱。

现在网易新出的式神,从辉夜姬到匣中少女到新SSR彼岸花,都是站桩式神,就是站着不动不需要回合就能发挥作用的式神。其实还是很可悲的,因为他没魄力去改拉条,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变相加强得不到出手回合的一方——比如彼岸花就是你的出手回合越多我造成的伤害越多,这不就是制多动老鼠么?但我们玩后手,一方面是因为脸黑强不出一速,一方面也是因为一速实在无脑不好玩。现在出的这些站桩式神让后手都变得不好玩了,海公公的匣中少女名字叫“无聊到底”,侧面不就反映出了这种放弃回合放弃操作纯吃被动式神的无奈么?

只有好玩的游戏才能吸引玩家,怎样才能让游戏更好玩?是版本更迭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吧。